杂食咸鱼,喻文州脑残粉。
坑品很差,每天努力进步一点点。
女神是易修罗,断头推荐🙊

新花是一辈子的白月光。
“这不是他的盖尔森基兴。”
“他记忆中的故乡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可以叫我灰灰,也可以看ID叫小日【别
ID就是菲尼克斯太阳队的意思。
辣鸡球队,毁我青春。

欢迎聊天留评交朋友呀!

【喻黄】人间有味是清欢 04

专业杀猪喻文州 x 兼职剑圣黄少天

01 红烧猪蹄  02 五香里脊 03 腊汁白馍

蓝雨队长嫡传手速!今天双更!Flag立在这里了!

【飙手速失败,04 1/2 天下第一(双鬼番外)刚出O.o


04 糖醋排骨


李迅觉得这两天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烦心事儿一件接一件的。

先是他八竿子打不着的亲哥跑来掘了他后院的石楠树,然后他的新作写了没多少就卡文卡到天荒地老,现在养了一年的宠物也不见了。

不就是昨晚忘了买瓜么,脾气刁得过分,比黄少天还黄少天。


盛夏时节,九花街绸缎铺没什么客人上门。这种天气穿着中衣都嫌热,连带着布料都销不出去。隔壁肉铺倒是一如既往地红火,猪是即杀即卖,一年四季都有市场,不到关门就能被抢个干净。

李迅倒是不觉得多羡慕。他长安李家二少爷跑到西市开绸缎铺,本就属于没事找事做,本来也不是为了挣钱。

跟李轩那个浪遍全城的纨绔比起来,李迅算是很听话的了。有了李轩这反面典型做衬托后,李家父母对二儿子的要求非常之低:想读书就读书,想做官就做官,跑去弄点赚不了几个钱的小生意也是举双手赞成,不瞎折腾把大名传得家喻户晓就谢天谢地了。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李二公子还有另一个身份,比虚空派掌门名头还响——长安第一话本写手,鬼灯萤火。


文学创作这件事,李迅从小时候跟他哥去蓝雨就干得热火朝天了。交给魏琛那些图文并茂、栩栩如生的李轩被揍记录,被当时也在蓝雨派的方锐发现印成了册子,反馈很好。郑轩这个懒人还买了两本,一本留在卧房,一本搁在练功场,随时可以拿来翻看。黄少天自己都收集了一份二版印刷的拿来炫耀,虽然现在早就不知道被他扔到哪里去了。

幸好李轩没来得及被气到吐血就走了,还不曾看过这套大作,无知是福啊……


回长安以后,李迅跟着李轩在虚空派过得百无聊赖,写小说就成为了毕生信仰。可惜这段时间里出版的《情深深意绵绵》、《飞狐九部》、《洪十八郎》销量都扑街了,李迅很是郁闷。后来他狠狠心又卖了亲哥一回,《李大少浪子回头金不换》迅速走俏,上至八十老翁下至学步孩童都听说过。全城的茶馆都来预订这话本的改编权,李迅狠狠大赚一笔稿费,算是一举成名。

从坎坷的追梦历程中,李迅得到了一些很重要的经验:写出的小说要爆,首先得从生活出发,其次要极尽狗血,最后是不能要脸。

于是他不再跟虚空派那对卿卿我我的正副掌门混,自己跑到城中心里开了个绸缎铺,开始体验民情。


当初选择九花街其实是为了倚红楼,青楼姑娘和王孙公子之间的你侬我侬还是很值得写的。李迅文笔又不差,上半年出版的《兰花扇》一套三册,卖得都是长安纸贵。

然而好景不长,他书里的女主角原型是兰亭,最近已然计划要隐退,露面是越来越少了。他这个故事也有点虎头蛇尾,匆匆大结局的第三本里塞了不少抒情的废话,已经遭到一部分读者的抱怨了。也是正在这时,他发现了一个更有趣的故事,就发生在隔壁的肉铺里。


黄少天从隔壁房顶上掉下来的时候,李迅正坐在自家房顶咬笔杆子。他的石楠花香在这石破天惊的开场中立了大功,李迅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关注肉铺里那几个人的。于是他亲眼见证了话唠剑圣一步步登堂入室,进展那是日新月异,连写了这么多狗血段子的李迅都叹为观止。

但现在看不到了,李迅很郁闷。本来借着石楠枝叶的遮掩可以偷窥得悄无声息,现在后院里一个大土坑,他还得防着自己来回踱步构思情节的时候摔进去。

 《大侠与小民二三事》只出版了第一册,后续如何还需进一步观察。


“‘我的名字是周文玉。’”黄少天现在读书是读上瘾了,每天晚饭后都要给喻文州来上一段。这次拿到的是长安最新热卖话本,第一人称的,据说心理描写细腻到不像是男人写出来的东西。“‘本是书香世家出身,然父亲早逝,家道中落,只在城中经营一间小铺维持生计……’哎,这主角身世就写了一整章,怎么那么惨呢,我都要看哭了。”

喻文州破了个西瓜,他和黄少天一人一片。徐景熙回乡探亲去了,这两天店里就他们在。剑圣的肠胃刚养好,天气又热得惶惶的,很需要冰西瓜消暑。

黄少天吃完西瓜继续念:“‘这日傍晚,我在卧房看书,却听得院内一声巨响。听来往的客人说,近来江湖上有些不太平,难道是恶人作怪?我忙推开门出去,眼前迎风而立的却是翩翩一少年。无论是江南杏花春雨,还是塞上大漠孤烟,都敌不过他那卓绝的风姿。他就那样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宛如天神下凡。他说,他叫田少煌,是个剑客。’”


喻文州听到开头就觉得哪里不对,这第二章一上来就更是走向清奇。黄少天正读得津津有味,喻文州忙叫他停下,把那两个人物的名字再说一遍。

“周文玉,田少煌……”黄少天一开始还不解其意,这么一比较也发现了端倪,“这不是你和我的名字倒过来念么?妈蛋妈蛋这破书谁写的啊!老子要找他决一死战!”

这时候喻文州倒是恢复了一贯的冷静,接过书仔细看了看,脸上还带着神秘莫测的微笑:“这不是挺好,把你写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看起来还是少天的忠实崇拜者。”

黄少天的毛还炸着呢,一把夺过 《大侠与小民二三事》粗暴地翻了几页就往地上砸:“那也不行!这什么人啊怎么连我们怎么认识的都知道……哎呀,连荤段子都写出来了!你说这长安的书商黑不黑,为了点销量什么都印得出来。我跟你说这手笔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倒是挺像,当年蓝雨派最有钱的就是他。那个方锐也是猥琐得令人发指,春宫图都往山里贩,还说门派律令里没写这条……”


黄少天气得跑到前面喝茶去了,喻文州捡起那本不厚的册子,继续往后看下去。

他心里已经有了怀疑对象,但并不准备贸然惊动人家。凡事得有个先来后到,既然这位不法作家连他们没做过的事都写上去了,那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照本子来嘛。

反正书里最后写的是小民强势攻占大侠。喻文州抬头看看葡萄架上结的青涩果子,一点也不慌。


大侠回来了,喻文州上去就亲,亲得黄少天差点喘不上气。

“喂……你……不就是话本上编的情情爱爱么,你也别放在心上。”黄少天终于脱身,反过来安慰喻文州,“你生气了是这么消气的?那得亲过多少人啊。不过看你成天笑眯眯的也不像经常生气的样子,所以应该也不是很多?喻老板你说说看,除了我之外还有谁得此殊荣了?徐景熙么?”


远在乡下和七舅姥爷唠嗑的徐景熙打了个喷嚏。空气中弥漫的酸味比青葡萄还厉害,喻文州只是笑了笑:“别闹,醋味都能炖排骨了。”

黄少天不依不饶:“不是景熙难道是别人?我倒是没机会问你过去的事,这些年总有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吧,万一看对眼儿了,那是天雷勾动地火停都停不下来。你看我之前说的那个方锐,猥琐得我们蓝雨上下都以为他肯定要孤独终老,结果一去余杭就认识了个姓林的书院夫子……一个卖黄书的跟一个教圣贤书的凑在一起,我真心疼他们书院的学生啊。所以喻文州你真的一次都没动心过?是谁是谁是谁你快说!”

喻文州执起黄少天的手,神态竟是难得的风流缱绻:“当然有啊。”

“他叫黄少天,是个剑客。”


一晌贪欢。 [此处应有拉登1000字]

性事这种食髓知味的东西有一就有二,喻文州很快就把册子上写过的十八般花样都试过了,弄得黄少天白日里剖猪递肉都呲牙咧嘴的。徐景熙回来之后看他走路姿势别扭,还去买了伤药想给他涂,被黄少天红着脸赶出去了,来帮忙的徐大好人只觉得莫名其妙。


因为黄少天爱吃西瓜,九花街肉铺里从来是不缺这水果的。然而最近放在外面的西瓜总是神秘失踪,听过大黄偷兔子故事的喻文州就设了个套,等这偷瓜小贼来钻。

是夜,一阵妖风刮过。只听“噗”的一声,罪犯插翅难逃。喻文州也就用了些湃西瓜的井水做个陷阱,贼物一个不小心就栽得惨烈,被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黄少天得意洋洋地前来收拾战败的偷瓜贼,提溜起尾巴定睛一看,好像就是李迅养的那只猹嘛。


喻文州在实践过大侠小民十八式后告诉了黄少天,那天晚上可能看到他们的只有隔壁绸缎铺。

倚红楼他一直留意着可以排除,其他的房子要么不够高,要么没有遮蔽物。只有李老板好像对飞檐走壁有些心得,黄少天没来之前也经常看他东奔西跑的,时不时掏出纸笔飞快地写些字。既然黄少天和李迅也是旧相识,那本言之凿凿的东西必然是李迅写的。

黄少天想想小时候就能写会画天赋异禀的那家伙,再看看《大侠与小民二三事》的香艳情节,不禁感叹虚空派真是害人匪浅,拒不承认李迅这方面的启蒙也许来源于方锐带进蓝雨的春宫图。


李迅继续咬笔杆子,咬坏了三支羊毫湖笔也没蹦出几个字。书商已经来问他要第二册了,他这两天焦头烂额的,连绸缎铺的买卖都懒得做了,直接挂了个“歇业”的牌子出去。

一阵噼里啪啦的敲门声响起,那节奏好像有点熟悉,敲的还是石皮巷的后门。李老板从堂屋后头绕过去,一开门就看到老朋友黄少天站在那里,手上还拿着他的……猹。


的确是他的猹。虽然现在油一般滑亮的皮毛都湿透了,正闭着眼睛装死,李迅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只离家出走的小东西。

“迅哥儿,别来无恙啊?”黄少天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响起,语气轻松但就是听得李迅提心吊胆的:“你的猹还真是聪明,比你这梁上君子还要聪明些,可惜还是败在了我家更聪明的喻老板手上。小说写得不错啊,听说多年不见,迅哥儿都成长安第一大文豪了,恭喜恭喜。不知我要是往阁下二老那里寄上一本,注明是李二公子大作,能不能从老太太那里讨回书费?”

另一人从剑圣身后缓步而出,走到和他并肩的位置,扬了扬手里的畅销小说:“这书还不便宜,五钱银子一本,抵得上少天半月工钱呢。”


黄少天咂嘴:“你怎么还记着这个?都是一家人了哎。”

喻文州微笑:“亲兄弟明算账嘛。听闻少天是李老板旧交,在这话本创作里也是出力不少,不知李老板打算如何回报我们呢?”

黄少天晃晃手里捏的尾巴,落汤猹甩下一身水:“我还把你的小情人送回来了,还得再加一份恩情。”

李迅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喻老板和黄剑圣就别拿我开心了,咱们进去谈。”


最后喻文州和黄少天联手把隔壁李老板杀得节节败退。李迅答应在两人离店时帮忙照应,月收入保证只升不降,多了给喻老板和黄老板郎,少了由李老板贴钱。《大侠与小民二三事》就由他瞎掰了,写成武侠还是言情都随便,出书的分红同样要给那边三成。

李迅对绸缎铺的盈亏不怎么在意,对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稿费还是心疼的。肉痛地给书中主角交完出场费后,他和他的猹就成了九花街肉铺的常客,晚上蹭了饭顺便过来搞深入采访。


“于是你们这么快就好上了?”李迅问了几个他先前不甚明了的细节,喻文州答得滴水不漏。黄少天在旁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补充,同时殷勤地给自家老板端茶送水,模仿那话本里被小民收得服服帖帖的大侠。李迅看得冷汗直冒,不知多少次后悔自己弄出这么一本东西,搬起石头砸脚不说,这石头大概还是镶金的,闪死了。

他从逃出虚空避开李轩和吴羽策后,就再也没见过这么闪的一对儿,一言一行都是戏。


“是啊,他就那样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宛如天神下凡。”喻文州煞有介事地说道,“风姿卓绝,气度超群……”

“停停停,我都受不了了。”黄少天笑得快滑到桌子底下去了,“你怎么把李迅写的东西记得这么牢,我读过一遍也就感受到了深深的肉麻,情节是一点也没记住。”

“只要是关于你的,都不会忘啊。”喻文州就是有这种把情话说得面不改色、让别人心服口服的能力。


黄少天服了。他蹿起来就把李迅推到门外落了锁,无视在一边探头探脑的徐景熙,拉起喻文州就往床上滚。

喻老板依然笑得君子如玉,手上不紧不慢地把剑圣的衣服扒得精光,亲了亲黄少天红红的耳垂。


滚烫的体温和燥热的气温交织成令人欲罢不能的冲动,情欲上涌至顶点,迷蒙的薄雾在夜色中笼起一段你情我愿的献祭。

你为鱼肉我为刀俎,送上门来的美味怎么能错过呢?

风景这边独好。


————————————————

跪求大家踊跃评论像小周那样“嗯”一下也好啊我感觉自己特别像唠唠叨叨四千字只求对面回句话的天天【。

评论(12)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