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咸鱼,喻文州脑残粉。
坑品很差,每天努力进步一点点。
女神是易修罗,断头推荐🙊

新花是一辈子的白月光。
“这不是他的盖尔森基兴。”
“他记忆中的故乡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可以叫我灰灰,也可以看ID叫小日【别
ID就是菲尼克斯太阳队的意思。
辣鸡球队,毁我青春。

欢迎聊天留评交朋友呀!

【Valerian】HP魔法世界背景的德国队小段子

摸鱼,乱写,不负任何责任(。

——————————————————————


1

DFB魔法学校魔咒学教授Philipp Lahm坚决不承认自己有妖精血统。


2

有的恶咒对特定的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比如对Per Mertesacker发“塔兰泰拉舞”。

而有些不是恶咒的魔咒对某些人会有恶咒般的效果,比如给Thomas Müller来一个“无声无息”。


3

分院魁地奇球队队长Benedikt Höwedes近日向学校提交了关于在下雨天给魁地奇球场施防水防湿咒的草案。此提议得到了包括学生会部长Manuel Neuer等人的大力支持,却被校长Joachim Löw驳回。副校长Oliver Bierhoff遗憾地表示,此草案被拒也许是因为现任校长不是Jürgen Klinsmann。


4

调查报告显示,去年的魁地奇校际世界杯中,DFB队被游走球击中头部的追球手Christoph Kramer可能同时遭受了对方球员违规发射的遗忘咒——然而Kramer受伤后就开始胡言乱语“越位”“红牌”等等令人难以理解的词汇,完全不记得有没有被咒语击中了。


5

古代魔文教授Miroslav Klose申请下学期搬到禁林边缘的小屋一个人住,理由是某些学生经常半夜放麻瓜歌曲扰人清梦,还来问他如尼文作业能不能翻译Call Me Maybe的歌词。


6

二年级学生Felix Kroos向《预言图片报》爆料,他的魔药天才哥哥Toni一个暑假都在家研制特效迷情剂。

“‘幸好他不教魔药课。’我听见Toni这么嘀咕了。”Felix复述道。


7

校图书馆里,Mats Hummels鬼鬼祟祟地挪到了Julian Draxler身边,后者正在全神贯注地看一本厚书。

“那个……”Mats犹豫了半分钟,还是选择用胳膊捅捅旁边的人,而不是用魔杖。

“有话就说。”Julian连头都没有抬。

“这个月满月那天……我去了……啊不,是路过了禁林。”Mats小心地选择着自己的措辞,但正在听他说话的那个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好吧,他来找Julian果然是正确的决定——这个三年级的小孩懂得跟他的级长哥哥Benedikt一样多,但不会动不动就警告他哪里又违反了校规。

“然后呢?”Julian把书翻了一页过去,还是没有抬头。

“然后……我被一只狐狸咬了。”Mats急急地说着,仿佛这样就能减少一点尴尬,“你知道的,如果被狼人咬会变成狼人,那我会不会变成狐狸或者狐狸人?我这两天一直在担心,如果哪天半夜突然跳起来把我的室友Marco给吃了……”


Julian啪地合上书,看向Mats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问他“火龙是不是真的存在”的麻瓜——

“你没有读过《神奇动物在哪里》吗?”

“没有。”Mats实话实说,他又没有选保护神奇生物课。虽然Julian好像也没选这门课,但这个小天才也许是觉得课程内容太简单了而不是太难了。

“变成狼人的必要条件是在满月被狼形的狼人咬。”Julian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表情,Mats觉得眼前的家伙这样看起来特别像他的级长哥哥。“不管什么时候被狐狸咬你只会流一点血,包扎好之后别碰水。”

“是。”

“还有,以后别去禁林。”

“是。”

“世界上没有狐狸人这种东西,魔法生物只有狐媚子。当然你如果把Marco吃了我也不会惊讶的,所以晚饭记得吃饱。”

“……是。”


Julian以为得到答案的Mats已经走了,结果十分钟后完全沉浸在书中的他又被一肘子打搅了。他先是下意识地抽出魔杖,看着眼前的人无辜的表情,最后决定还是揍他一拳比较合适。

“别别别!我只是……我只是在想……”Mats一边闪躲一边担心地抓了抓头发,“我会不会……变成狐媚子?”


Fin.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