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咸鱼,喻文州脑残粉。
坑品很差,每天努力进步一点点。
女神是易修罗,断头推荐🙊

新花是一辈子的白月光。
“这不是他的盖尔森基兴。”
“他记忆中的故乡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可以叫我灰灰,也可以看ID叫小日【别
ID就是菲尼克斯太阳队的意思。
辣鸡球队,毁我青春。

欢迎聊天留评交朋友呀!

【新花】Stay Here Forever(one-shot)

给 @哀哀哀哀酱 的生贺文,顺便祝情人节快乐啦~>3<

设定是画家新 x DIY手工店小老板花。这个脑洞好文艺好小清新哦~【嗯?

这一篇绝对是到现在写作速度最慢的一篇文没有之一……果然之前荒废语文太久了现在想文艺都很拙计啊有木有……还有,每次自己写新花文的套路好像都是这样的啊,要改改了……   


————————————————————————


这些年来,Benedikt手工坊的生意是一日不如一日了,人们开始迷恋那些更为刺激的电子游戏和网上冲浪。没有多少人愿意把闲暇时间用在折纸或是制作陶器上面——花费数小时完成这样一件作品的快感,远远比不上在虚拟世界里打爆敌人的堡垒。

当然,每天路过Benedikt这家店的人仍然数以千计。然而更多的过客只是指着玻璃橱窗里精致的小玩意儿发出赞叹(“哇!那朵花儿做得跟真花一样!”“真想买一只那样的小熊摆在家里!”),而不会真正踏足他的店里。

但不管这家手工坊是不是已经入不敷出,Benedikt仍然坚持不卖自己的作品。他把自己双手创造出来的这些摆件称作“我的艺术”,艺术应该是用来交流而不是贩卖的。有时候遇到合眼缘的顾客,比如经常来这里跟他一起捏软陶的Julian,Benedikt就毫不吝惜自己的艺术品了。手工坊老板已经陆陆续续把半个橱窗的东西都送给了这个小男孩,只因为Julian看着那些礼物时、眼睛里会闪耀起阳光一般的澄澈与灿烂。

这让Benedikt想到了过去的自己。


有人对Benedikt说过,他的眼眸比满天星辰还要璀璨。而那个人自己的瞳色,却像大海一样深邃而渺远——那是Benedikt所痴迷的色彩。

Benedikt的手工作品有一大半都是蓝色的——无论天青月白还是湖蓝宝蓝——在遇到那个人之前就是如此。过去他只是喜欢这种安静而温润的颜色,符合这家小作坊的雅趣,也符合自己的心境。但那个人的出现,给这种颜色打上了个人的烙印。

他穿蓝色的衬衣,戴蓝色的围巾,用蓝宝石般的眼睛静静地看着Benedikt折叠一方素纸或是编织一串风铃。Benedikt抬头看的时候,他会故意别过头去,只留下眼角的泪痣和唇边漾开的浅笑,这样足以令Benedikt心神不属。

Benedikt熟悉那个人身上每一块肌肉和每一条肋骨的位置,却完全看不透他眼睛里蕴含的情绪。和他共枕而眠的时候,Benedikt偶尔会产生一种幻觉——眼前的这个人可能永远属于自己。

但这幻觉最终也只是幻觉。四年前,那个人不告而别。他没有给Benedikt留下告别吻,也没有说什么分手宣言,却把Benedikt的心撕扯成了一团废纸。他的亲吻和抚摸在Benedikt身上和心里都留下了痕迹,身体上的红印几天后就会消失,内心的伤痕却到现在还没完全愈合。

现在没有多少人还记得那个他的存在,除了Benedikt自己。手工坊的常客一开始还会问他“那个经常陪在你身边的男人去了哪里”,在Benedikt陷入良久的沉默之后通常就识趣地转移了话题。


那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如同一个太过美好的梦,有时Benedikt甚至会觉得他完全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人物。然而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又是那么真实确切——回忆清楚明白地告诉Benedikt,他来过这里。

他们多次尝试用画笔和双手塑造出对方的形象,又因为自己的创作远不及现实中彼此的美好而亲手毁去那些失败的作品。艺术家追求的永远是完美,但再完美的绘画与雕塑都不像真人那样有着难以抗拒的魅力。

他们在莱茵河边携手漫步,淙淙的水流模糊了两人相拥而吻的倒影。金色的夕阳把那个人的头发晕染得更加流光溢彩,而Benedikt眼波流转的温柔,能让上帝都屏住呼吸。那样的风景可能比世上所有的画作都美丽,比世上所有的美丽都令人心醉神迷。

他们在树林间听鸟儿啁啾,在露水仍未被晒干的草地上做爱。他们的身体沾染着泥土的芳香和花草的馥郁,在蓝天的见证下交合为一。在自然的祝福中他们享受着彼此的爱抚,享受着对方喘息中压抑的情欲。

他们的爱情始于一个春天,终结于深冬的大雪之中——如果那能被称为爱情的话。Benedikt从未有缘与他共度情人节,也从未有机会把那个句“Ich liebe dich”话诉之于口。

在Manuel离开之前,Benedikt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爱上了他。


今年的情人节和往常一样没有亮点。除了比那些非年非节的日子客流量更多一些外,Benedikt实在找不到这个节日对他的意义所在。

人们在恋爱的时候总是比平日里更有耐心一些,Benedikt的手工坊也适时推出了DIY川崎玫瑰的课程。成对的情侣来到这里、想为自己的爱人亲手献上一朵花儿,Benedikt为他们一次又一次地示范着教程,然后把自己弄好的成品扔进墙角的纸箱——那一般是他存放做坏的废品的地方。

把最后一对顾客送走之后,Benedikt看了一眼那个纸箱:里面已经积了不少的玫瑰。他抱起那个箱子走到店门外,街对面的垃圾桶就是这些花儿的归宿了。


垃圾桶旁边散着一些断了梗、缺了瓣的真花,有红色也有粉色的,还有一束看起来还很鲜嫩的白玫瑰。

Benedikt放下自己的纸箱,把那束花捡起来。这些白玫瑰很完好,外面裹着的三层包装纸看起来是精心包扎的,甚至像是有人把它故意放在了这里而不是随手抛弃了它。Benedikt一面思忖着,一面把最外面一层沾染了泥浆的蜡光纸撕开。

还没等Benedikt把整束花从包裹中拿出来(里面海蓝色的皱纹纸只露出了一个边角),他就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抱住了他。Benedikt扭过头去,看到的正是一双灰蓝色的眼睛。那种属于他的独特气息扑面而来,仿佛那一整个夏天的热烈情怀,仿佛四年的空白只是从睡梦中被唤醒。Benedikt手中的玫瑰掉在了地上——他现在明白为什么这束花要裹上三层包装纸了——但他们都没有去看它。那个人的双臂紧紧地箍住了Benedikt的肩背,把所有的话通过这个拥抱传达出来。手工坊店主反手抱住了这个不速之客的腰部,脸上是早已难以抑制的汹涌泪水。那个人转过身来,轻轻吻着Benedikt,把晶莹的泪舔舐干净。

Benedikt从未想到自己会再度与Manuel相遇,在这样的日子,以这样的方式。


Manuel的指尖滑过Benedikt平坦的小腹,动作就像是用画笔在纸上留下绚烂的花朵一样,坚定有力而不失柔和。Benedikt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叹息,然后一口咬在了Manuel的胸前。Manuel吃痛地低吼了一声,翻身把Benedikt压在了下面。Benedikt这才发现自己惹着了这只看起来像大洋娃娃、实际上却比棕熊还霸道的巨兽。他尖叫着向Manuel求饶,后者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许久未尝禁果的两人在折腾了大半夜之后才心满意足,此时Benedikt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蜷在Manuel的怀抱中沉沉睡去。


晨光熹微的时候,空气中的水雾潮湿而绵软。Benedikt睁开眼睛时,发现Manuel正坐在床沿上,手里托着一块画板。Benedikt磨蹭到Manuel旁边,看见素描纸上勾勒出的轮廓正是他自己熟睡的样子——

栗色短发湿漉漉地垂落在耳边,睫毛长而卷曲,眉目舒展放松。被褥褪到了大腿的位置,腹部的肌肉线条暴露无遗,只是没画上那些斑驳的吻痕而已……

Benedikt看得脸上微红,伸手抢过那张画纸,三两下叠成一朵花扔得远远的。Manuel吃吃地笑着,把Benedikt揽到自己的膝上躺下。Benedikt伸手去摸Manuel没刮干净的胡茬,后者抓住前者不安分的手、响亮地亲了一下手背,害得Benedikt脸上刚退下去的红云又升了起来。


“为什么来这里?”Benedikt试图缓解一下这种暧昧的气氛。

“因为你。”Manuel不假思索地回答。

“为什么想留下来?”

“因为你。”

“为什么都是因为我?”

“因为……我爱你。”


Manuel俯身在Benedikt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这个吻远远不及当年他们在河边树下的吻来得深入绵长,也比不上昨夜那些吸吮带来的激情热浪。但它或许是Benedikt最难忘的一次,因为这是一个承诺,一个之前从未有过的承诺。


Cause if you wanna go, baby let's go

If you wanna rock, I'm ready to roll

And if you wanna slow down

We can slow down together

If you wanna walk Baby let's walk

Have a little kiss have a little talk

We don't gotta leave at all

We can lay here forever

Stay here forever……

 

END


【歌词和标题来自Jewel的《Stay Here Forever》,我最喜欢的女歌手一首很棒的歌,大家可以听听看(因为这首歌太甜了,所以单身慎戳→_→)】


评论(11)
热度(56)
  1. ryeong凤凰城的小太阳 转载了此文字
  2. Faust1621凤凰城的小太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