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咸鱼,喻文州脑残粉。
坑品很差,每天努力进步一点点。
女神是易修罗,断头推荐🙊

新花是一辈子的白月光。
“这不是他的盖尔森基兴。”
“他记忆中的故乡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可以叫我灰灰,也可以看ID叫小日【别
ID就是菲尼克斯太阳队的意思。
辣鸡球队,毁我青春。

欢迎聊天留评交朋友呀!

【Iris-胡新花兔】盖尔森基兴的一家三口 · 03

前传:《德小兔子的英语是胡后爹教的》

新花兔展开(本文):《盖尔森基兴的一家三口》01章 02章

胡花兔展开:《一只黄狐狸和两只蓝兔子》01章 02章


————————————————————————


【一个没吃过猪肉也没看过猪跑的纯情少女(划掉)/节操欠费作者写的伪肉渣

【其实根本不是肉渣好么但是我的确发了糖所以不准打我 @卷毛刺猬锵锵cei 


————————————————————————


周六上午六点半,生物钟把床上熟睡的Manuel准时唤醒。慕尼黑的工作不但让他离开了Benni和Jule,还让他彻底告别了周末睡懒觉的习惯。因为现在没有人给他做早饭,也没有人会跳到他床上拿枕头拍醒他然后说“懒虫Papa早安”了。

出门之前Manuel把所有的电源插头都拔掉了——一般只有长时间出差的时候他才会这样处理——他只是莫名地觉得这一次有必要这么做,尽管只是去接Julian来过周末而已。


在开车前往盖尔森基兴的路上,Manuel看着一闪而过的路标和风景,觉得有一点恍惚。他把车速放慢到高速公路的下限,按这个速度还有三十分钟能到目的地。

三年前他走的时候非常坚决,现在回来却是近乡情怯。Manuel回想了一下当初做的这个决定,发现自己已然不记得为什么会选择离开这里。慕尼黑的确给了他更好的工作,但他这些年失去的远比得到的要多得多。

而有的时候知道错误和承认错误都是简单的,改正错误却很难很难。


————————————————————————


Manuel把车停在矿场旁边的空地上,然后徒步走向那座熟悉而陌生的小屋。

这里原来是Benedikt父亲留下的一个仓库,后来Manuel大学学了建筑专业之后把这里当做了第一个试点对象。他成功地在大四毕业之前完成了这个实验工程,然后和Benedikt一起搬了进来。两年之后他们有了Julian,他们一家三口就在这里住了十四年。

从前Benedikt一直担心Manuel设计的这栋小屋会不会出什么结构上的差错,造成房顶砸下来之类的事故。后来五岁的小Julian也跟着像模像样地叮嘱Manuel:“如果Papa你造的房子塌下来,要记得给我买新的玩具,赔偿我受到的惊吓。”当时Manuel揪着Julian的耳朵,告诉儿子不应该质疑他爹的专业水平。结果正好被Benedikt看到了,于是Manuel被鸡毛掸子打得之后再也不敢碰Julian的耳朵。


Manuel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应该按门铃还是自己拿钥匙开门。当他还在纠结的时候,门正好开了。

出现在Manuel眼前的是Benedikt,而不是他以为会看到的Julian。Manuel显然有些手足无措,而准备去外面拿报纸的Benedikt也很惊讶。他们都没有想到三年后在盖尔森基兴的第一次重聚,会开始得这么突然。


很快Benedikt就回过神来,让Manuel进了客厅。Manuel看到墙角还堆着几个纸板箱,但大部分的家具陈设已经摆放好了。

“Jule还在睡觉,”Benedikt轻轻关上门,“昨天搬家要整理的东西太多,他大概是累坏了。”

“哦……那就让他多睡一会吧。”Manuel本来想告诉Benedikt他也不应该起这么早,但最终没有说出口。


Benedikt给Manuel倒了一盏咖啡,给自己倒的却是一杯牛奶。看到Manuel疑惑的目光,Benedikt笑着指指自己,“听说过量咖啡因对头发不好,我一年前就不再喝了。”

“这不是咖啡的问题——Benni,你不应该把自己弄得这么辛苦的。”Manuel发现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急急忙忙地补救:“我是说,现在Jule也十七岁了,其实不用你这么操心他的事了。”

“那就这么定了,”Benedikt抿了一口温热的牛奶,“以后Manu你来负责上学放学接送Jule,顺便陪他去参加足球队的训练。”


Manuel愣了几秒钟,然后隔着茶几一把攥住了Benedikt的手:“Benni,你说什么?”

“我是说,我们不闹了好不好?”

“Benni,你真的……”

“Manu,回家吧。”


————————————————————————


Manuel觉得刚才那个吻还带着牛奶的味道——其实不止那个吻,他在扑过去的时候把桌上的牛奶咖啡都打翻在了Benedikt身上,害得Benedikt只能去洗今天的第二次澡。


浴室里的水声让Manuel有些烦躁,而沙发垫子上似乎也被洒到了一点牛奶,那种温热的气息让他更加难以抑制自己的冲动。能够等到裹着浴巾的Benedikt从里面出来已经是Manuel的极限了,下一秒钟他们就躺到了卧室的双人床上。


“Manu……你能不能……”

Benedikt努力把Manuel抵在自己肋上的双肘推开,他觉得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Manuel在慕尼黑的三年似乎完全没有变瘦,这让Benedikt有些挫败感,他以为在离开自己做的饭之后Manu的体型会稍微缩小那么一点儿。

Manuel捧住Benedikt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把Benni接下来的话都吞得一干二净。Benedikt漂亮的棕色眼睛离他近在咫尺,这是他在梦里也不敢想象的场景。


————————————————————————


Benedikt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才从Manu的怀抱中解脱出来。他洗完澡用吹风机吹干的褐色短发又一次湿透了,而大汗淋漓的感觉让Benedikt觉得很有必要洗上第三次澡。


“Manu,我要去洗澡了。”Benedikt推了推身边的那个人,却发现Manuel已经没了动静,被子底下传来轻微的鼾声。

“……”Benedikt觉得很无语,把他折腾得腰酸背痛的罪魁祸首竟然就这么睡着了。但他还是一个人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往浴室方向走去。


“Daddy,你是去晨练了还是掉到河里去了?”正在刷牙的Julian看见Benedikt之后满脸震惊。

“这个……小孩子别问那么多。”Benedikt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红,不知道Julian会不会发现。“Manu已经来了,但他在我房间里睡了过去,Jule你别去吵他。”

Julian把牙刷放回原处然后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钟了还在睡觉,Papa真是没救了。


————————————————————————


Manuel是被一阵枕头的拍打吵醒的,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就是Julian不怀好意的笑脸。他掀起身上的被子把吱哇乱叫的Julian罩在了里面,然后起身去冲澡了。


从浴室出来之后,Manuel没有打扰在厨房折腾早午餐的Benedikt,自己在沙发这端坐下来看报纸。Julian本来是坐在另一侧的,看见Manuel以后慢慢地蹭了过来。

“Papa,欢迎回家。”Julian给了Manuel一个拥抱。

Manuel对自己的儿子回以熊抱,然后看了看墙上的钟:“今天大概是没法去慕尼黑了。”

“你还想带我去慕尼黑?”Julian试着摆出一个凶神恶煞的表情,但看起来更像一只装成狼的小兔子。

“我要你过去帮我搬东西啊。”Manuel拍了拍儿子的肩,十七岁的壮劳力就是好用。


————————————————————————


盖尔森基兴的一家三口围在餐桌前大快朵颐,只是有一份披萨是蔬菜的。

Manuel觉得Benedikt的厨艺又提高了不少,洋葱和青椒也能做得这么美味。他在慕尼黑的时候跟着Thomas吃了太多垃圾食品,现在也该回归健康饮食了。想到这里Manuel偷偷捏了捏自己小肚子上的肉肉,希望Benni不要嫌弃他在外面长了点膘。


“It's never too late to clear up the past and move forward.”大口嚼着披萨的时候,Julian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以前英语课上Mats教我的。”


“现在不提那只多特蒙德狐狸好吗?”Manuel喝了口水,“多特蒙德都是坏人。”

“其实多特蒙德也有好人啊。”Julian不满地说,“以前我隔壁班的Kevin就是多特蒙德人,虽然成天叫我放学别走,但上次还是肯把数学作业借我抄的。”


“小兔崽子你胆儿肥了啊?开始抄同学作业了啊?”Manuel一把提溜起Julian的耳朵,把他拎出了厨房,摁在了沙发上。


“疼疼疼疼疼!Daddy救我!”

Julian呲牙咧嘴地向Benedikt求救,但Benni只是坐在那里翻了一个优雅的白眼,然后优雅地补上一刀:“鸡毛掸子在壁橱上面哦,给我好好收拾收拾这个熊孩子!”




END


【其实我觉得写得已经够多了——Manu其实两年半前就想回来,但Benni一直没有原谅他,然后闹了三年……故事到这里也应该结束了,但看在新花的份上,或许可以再写个小番外?(要不就直接开新坑算了_(:з」∠)_


【 @一笑倾心  @月下中天  @沔彼流水  @要要要福 随便圈几个勾搭过/想进一步勾搭的基友,是的,你们的ID都是四个字看着特别整齐……(灰灰是强迫症



评论(4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