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咸鱼,喻文州脑残粉。
坑品很差,每天努力进步一点点。
女神是易修罗,断头推荐🙊

新花是一辈子的白月光。
“这不是他的盖尔森基兴。”
“他记忆中的故乡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可以叫我灰灰,也可以看ID叫小日【别
ID就是菲尼克斯太阳队的意思。
辣鸡球队,毁我青春。

欢迎聊天留评交朋友呀!

【胡新花兔】Hydrangea - Chapter 4 (终章)

【想要找灰灰谈人生的……不,我们不约。

【全文结束后会有一个兔砸的番外,解释一些正文中没有提到的问题,比如Mats和Julian的关系,比如Julian为什么会抵触Manuel……


11

Benedikt再次醒来的时候,那间有着刺眼白光的昏暗地下室已经消失了。周围是熟悉的家具摆设,身下是温暖的蓝色床单和白色被褥。双人床靠窗户的那一边现在是空着的,那是Manuel曾经睡过的地方。白色的枕头上似乎有被人枕过的痕迹,但Benedikt认为那只是他的想象而已。

如果不是疲惫和疼痛在他身上留下了过于深刻的烙印,Benedikt或许会把昨夜发生的一切当成梦。当Manuel从卧室门口出现的时候,Benedikt觉得现在更可能是在做梦。Manuel穿着宽松的绿色睡袍,凝重的表情在看到Benedikt醒来之后略略显得轻松了一些。Benedikt倚在枕头上看着Manuel,没有开口的意思。

“你睡了很久。”Manuel没话找话地说,打破了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现在已经是早晨了。”

“睡到早晨……有很久吗?”Benedikt看了看窗帘中漏下的点点阳光,又瞥了一眼Manuel滴着水的金发——这个男人有晨起沐浴的习惯——有点疑惑地问。

“你睡了整整一天,Benni。”Manuel从衣橱中翻出一块洗掉了色的毛巾开始擦头发上的水珠,Benedikt忍了忍还是没有告诉眼前这个人,那是他去年用过、现在准备扔掉的旧毛巾。当然Benedikt后来才想起来,Manuel几天前才收拾的行李,应该比他还清楚衣橱里已经没有Manuel自己的毛巾了。

“Jule怎么样了?他一定急坏了。”Benedikt费力地坐了起来,Manuel连忙把那个属于他的白色枕头垫在了这位病号身后,让脸色苍白的Benedikt觉得好受了一些。

Manuel给Benedikt倒了一杯温开水,送到他唇边:“Julian昨天在你旁边守了一天,连课也不肯去上了。快午夜的时候我劝他去睡觉,他回了自己的房间,但还是不肯跟我说话。”

Benedikt在枕边翻了翻,自己的腕表果然被人摘下来放在了那里,只是他不知道是Manuel还是Julian做的。他拿起手表看了看时间,现在还不到七点,Julian应该还没醒。

“七点半叫Jule起床上学去吧,跟他说我没事了。”Benedikt就着Manuel的手把那杯水喝完之后说道。

“我会的。”Manuel接过空杯子,起身准备离开卧室,“不过你最好还是跟他谈一谈。Julian……他看起来很愧疚。”

Benedikt把玩着手里的腕表,向Manuel点了点头。他确信自己看到Manuel关门的时候无声地叹了口气。



12

“最近你看起来一直很糟糕。”Marco看着一头黑发乱糟糟堆在头顶上、衬衫领口染了咖啡印迹的Mats评论道。“而这并不是因为帮派里的事。”

“我知道。”Mats烦躁地端起桌上的意式浓缩咖啡喝了一口,它已经完全冷掉了,苦涩的感觉充斥了口腔,“我甚至都不知道应不应该留在这里了。”

“这个游戏没有‘退出’的选项,这是当初老大你亲口对我说的,而且每次有新成员加入的时候都会向他们重复一遍。”Marco不在意地挑挑眉毛,在靠墙的地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来,“前天Kevin说想退帮还被你扔出去狠狠揍了一顿,他现在都下不来床,还得我帮他端茶送水。”

“走上了这条路,就不能再回头。”Mats望着天花板上的灯,惨白的灯光刺得他眼睛发疼,但他没有移开视线。“有时候我只是在想,如果当初没有做出那样的决定,现在又会是怎样的结局。”

“但是,没有如果。”

“是啊,没有如果。”


13

Manuel最后还是走了,尽管那个多特蒙德黑帮在慕尼黑有行动的消息已经被证实是误传。慕尼黑的警局对他在上一次交流活动中的表现很是赞赏,那张本来会被取消的调令也最终落实了。但Manuel把离开盖尔森基兴的时间定在了三个月之后(那是调令生效的最迟时限),然后把放在员工宿舍的行李一样一样地搬了回来。

告别的那天,Manuel只带了一个大背包,里面装着两套换洗的衣物和几本书,把其他的东西都留在了盖尔森基兴的家里。Benedikt到火车站去送他,Julian说什么也不肯跟着来。

“明年我也要搬走了,和Jule一起。”月台上,Benedikt看着Manuel的蓝眼睛对他说,顶棚的外面开始飘起了小雪,“这儿的房子不会卖掉的,你回来的时候可以住上一段时间。”

“你们要去哪里?”Manuel随口问道,并没有期待对方回答。而Benedikt的确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Manuel把车票从背包里拿出来,前往慕尼黑的火车还有五分钟就要开了。

“再见了,Benni。”

“走吧。”

纷纷扬扬的雪花在铁轨上留下了一层薄薄的洁白,但很快这里就会被车轮碾过回归本色。

再过一段时间,冬天也会被春日的暖阳所融化。杜塞尔多夫的公寓会迎来两位新的住户,慕尼黑的饭馆会接纳一个新的顾客。而多特蒙德黑帮仍然活跃在德国警方的最高悬赏通缉名单上,他们好像不知疲倦地接下了一单又一单的生意,让无数的警察疲于奔命。

很多年后,当Julian也不再与Benedikt住在一起,当Manuel在慕尼黑买下房子定居,当Mats的名字已经成为冷血的代名词——

一切都可以被遗忘,除了爱与伤害。



END


【兔砸的番外大概后天写吧,明天灰灰要去魔都……



评论(2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