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咸鱼,喻文州脑残粉。
坑品很差,每天努力进步一点点。
女神是易修罗,断头推荐🙊

新花是一辈子的白月光。
“这不是他的盖尔森基兴。”
“他记忆中的故乡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可以叫我灰灰,也可以看ID叫小日【别
ID就是菲尼克斯太阳队的意思。
辣鸡球队,毁我青春。

欢迎聊天留评交朋友呀!

【胡新花兔】Hydrangea - 番外(Julian)+后记

好吧既然结文了,那想要谈人生的就约一发怎么样……?

总之打滚求评~


————————————————————


1

七月的游乐园总是热闹的,而盛夏的高温让穿着厚重黄蜂装的Mats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从专科学校毕业之后,Mats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就在这里了——他那勉强及格的成绩并不能让其他单位感兴趣,而戴着头套穿着戏服在游乐园闲逛一整天(有时候要和孩子们合影,有时候要发发气球)就能领到不错的工资,这还是挺令人满意的。

Mats觉得很讽刺的是,孩子的家长们并不知道他这只笑眯眯的大黄蜂在下班后会跑到酒吧跟一群哥们抽烟赌博,同时计划着下一次抢劫的行动路线。他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是多特蒙德黑帮的一员了,但在帮里混了将近三年还是最低一级的成员。Mats也没想过要改变什么,这样白天黑夜截然不同的生活也挺有意思的。

“可以给我一个气球吗?”一个小女孩跑过来戳了戳Mats肥大的肚子,“一个粉红色的。”

Mats把手里剩下的两个气球给了她一个,小女孩开心地笑了。他看见小女孩后面还跟着一个比她矮一些的男孩子,垂着头没有说话,于是把最后一个蓝气球也拿过来:“你也要一个吗?”

小男孩还是沉默着,但缓缓地抬起了头。Mats相信自己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的一双眼睛——那个男孩就这样看着Mats,看得Mats感觉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在了他的目光之下。这身黄蜂服似乎也遮挡不住他内心的黑暗,而眼前的这个男孩就像天使一样,这让Mats觉得莫名的羞愧。

“Julian,你再这样我下次就不让爸爸妈妈带你一起出来了。”看男孩一点反应也没有,小女孩嘟着嘴气呼呼地跑掉了。本来坐在长椅上聊着天的两个大人也站了起来,只往Mats这边看了一眼,就跟着小女孩一起走了。

“他们是你的爸爸妈妈吗?”Mats问Julian。

Julian点点头又摇摇头。当Mats都快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Julian开口了:

“他们现在是我的父母,但不久之后就会把我送回去的。”

Mats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口,但Julian只停顿了一下就继续往下说:“他们不需要我,我也不需要他们。”

“也许你并不知道你需要的是什么?”话一出口Mats都不明白自己是在说什么,“你看起来只有六七岁。”

“我下个月就满九岁了,而他们是我的第七对父母。”Julian平静地说着,仿佛这一切都不是发生在他身上一样,“被收养,回福利院,再被收养。我觉得我已经经历了足够多,完全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了。”

Mats觉得Julian说这些话的时候看起来至少有四十岁,他还是不知道怎么去回应,就把手中的蓝色气球递给Julian:“拿去吧,你现在大概最需要这个。”

Julian这一次没有拒绝。他接过Mats手中那个蓝色气球,转身离去之前对Mats说:“其实你才是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的那个人吧。”

Mats愣住了。他眼前闪过霓虹灯的光影,闪过酒杯中澄澈的颜色,闪过那一夜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的挚爱。这三年他已经习惯了在白天和黑夜之间切换,却从未真正找到自己的位置。Mats知道自己最需要的东西已经再也找不回来了,但或许,等他拥有帮派中至高无上的权力之后,可以有机会孤注一掷。


2

“Jule,你已经十四岁了。”Manuel无奈地说。刚刚放下手机,家里的座机又响了。Julian像往常一样沉默地注视着他——这代表Julian想要和他一起出去。“我觉得你不需要Papa一直陪着你了,不是吗?”

Julian没有回答,也没有移开视线。Manuel把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那个警局打来的电话上,好像听见Julian是在说“Papa,不是我先不需要你,而是你先不需要我了”,但Manuel并没有在意。当他用了十五分钟处理完那个电话之后,Julian已经回自己的房间去了。Manuel只是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过去解释几句,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


3

Mats完全没有想到,人生中还会有这样的巧合。Erik把他同学Julian用自己攒下来的零用钱找他办的事当成一个笑话说了出来,Mats突发奇想地问了问Erik关于那个Julian的事,于是发现Julian就是八年前那个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小男孩。

Erik算是学校里小有名气的混混了,而Julian想让Erik办的事,是让他的父亲之一Manuel离开这个家。Erik问他有什么计划的时候,Julian说什么也没有。这让Erik觉得很可笑——他从没见过这么离奇的要求,也没见过这么古怪的客户。

但Mats知道以后决定要帮Julian一把——他这几年慢慢爬到黑帮老大的位置上,其实还要多亏了Julian当年一句话。他让Erik收下了Julian的钱,然后亲自开始收集信息。这时更让Mats大吃一惊的巧合出现了,他发现Julian的父亲之一竟然是Benedikt。

八年的苦寻竟然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这让他很是激动。但在帮派成员面前Mats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他只是交代了要格外重视这个任务。就连接下任务的Erik也不知道Mats的计划究竟是怎样的,Mats只把全部行动安排透露给了Marco。但关于Benedikt和他的关系,Mats并不准备告诉任何人。


4

“你们对Benni做了什么?”Julian醒来后,看到躺在他身边一动不动的Benedikt失声喊道,“他怎么了?”

“他不会有事的。”Mats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不属于他自己,“你也不会有事的。”

“你究竟是谁?”Julian的声音还带着不知是愤怒还是恐惧的颤抖,“为什么要把我们弄到这里?”

是啊,Julian早就不记得自己了。Mats自嘲地笑笑,想到当初那一面也是在他戴着大黄蜂头套的时候见的,也不觉得奇怪了。

“为了爱。”Mats在一阵沉默之后这么说。

Julian又陷入了昏睡之中,刚刚Kevin给他补了一针安眠药,剂量大概刚刚好能让他在到家之后醒来。Sven已经去准备车了,很快那个不属于自己的男人又将从Mats的生命中消失。在和Benedikt一起的最后的几分钟里,Mats觉得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正随着时间慢慢流走,直至消逝殆尽。


5

“你真的应该长大了,Jule。”Benedikt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着Julian,而是把目光落在了茶几上的一个心形巧克力盒上面。

“你也不需要我了吗,Benni?”二十一岁的Julian有点委屈地说,他的眼睛看起来还是像孩子一样清澈干净。

“不,当然不。”Benedikt柔声说,“但我觉得,你应该开始学一学怎么去爱了,而不是一直跟着我这个Daddy过日子。”

爱是什么?

Julian把视线转向窗外,那里刚刚飘过一个蓝色的氢气球,大概是路过的孩子不小心松了手。一旦让气球飘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啊。



END



一段乱七八糟的后记


这是真的结束了。

我没有做过完整的字数统计,不过按照一章2000出头的平均字数来算,Hydrangea也就写了一万字左右的样子。为这么短的一篇文写后记好像有点多余,所以只是记几个小问题。

“我突然想写渣新甩了小花花然后当天晚上阿花醉卧街头被人绑架的狗血故事了~”←这就是Hydrangea的开始,这个脑洞始于和KK的聊天。在写文过程中连主线也修改了几次,最大的改动大概是本来想把兔砸写成外表无辜、内心腹黑的大BOSS,后来觉得反而一个从内到外单纯的兔砸更容易做出这样的举动。

番外中解释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其实小兔只是一个推动者,并不是始作俑者。胡花和新花都BE的原因不在于阿花被狐狸拐走,而在于胡新花三个人的性格。

胡总年轻的时候太心急犯了大错,他用了八年想找到阿花,其间大概在脑海里计划了无数种低声下气道歉的办法。但在见到阿花之后,他的急躁又一次让他选择了强迫。胡总的悲剧是他选择了一种阿花最不喜欢的方式去爱他,这样的爱只会变成伤害。

而新花的感情一直是双向的,但比起爱阿花,小新更爱他自己。新总不愿意为阿花改变自己的本性,而阿花最终也原谅了他的自私,也开始了新的生活。新花没有离婚,只是再也不会住在一起。新总没有在阿花被劫走的第一时间出现,这个坎大概两个人都迈不过去了。

兔砸的话,他不懂爱,他只知道需要和被需要。他就是那样一个简单而干净的孩子,活在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里。

其实不爱的话,似乎也就不会闹出这么多事儿了呢。


评论(20)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