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咸鱼,喻文州脑残粉。
坑品很差,每天努力进步一点点。
女神是易修罗,断头推荐🙊

新花是一辈子的白月光。
“这不是他的盖尔森基兴。”
“他记忆中的故乡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可以叫我灰灰,也可以看ID叫小日【别
ID就是菲尼克斯太阳队的意思。
辣鸡球队,毁我青春。

欢迎聊天留评交朋友呀!

【王喻】Unresolved 未决议(中)

医生王x检察官喻,abo设定王A喻O,有怀孕带球跑等烂梗注意

主要还是在编案子,不过终于写到带球跑了!!(不过没分手o_O)

辣鸡写手有史以来更得最快的一次。

上篇传送门

————————————————

04

一周后。


“我的天。”喻文州看着被告律师的申诉令喃喃道。

“队长,你终于决定抛弃老王那个没情趣的跟我好了?”黄少天不知何时出现在喻文州靠椅的背后。他是一贯的嘴皮子动得比手都快,贫完了接过那页纸,更是停不下来了:“我靠这什么鬼!搜查令限制范围是他家,但一楼属于他老婆名下,所以外套和手枪就废了?我靠这谁去搜的啊,不不不这谁去都得栽啊,独栋两层别墅谁还会查了房产证再去搜啊?”


他们手上的这起枪击案受害者都凉透了,虽然因为现场一干二净侦破难度较大,但如果嫌疑人能够锁定,对检方来说应该不算太困难。

最难辩诉的是原告被告各执一词的案子,或者是溺水、摔伤、车祸这些无法准确鉴定是否为意外事故的事件——直接证据越少,上诉成功率越低。比如喻文州的成名一战,被告之一是涉嫌家暴虐童的知名企业家。在两位被告律师间斡旋许久,企业家那个畏畏缩缩的妻子始终不肯合作。最后还是持续三天的庭审让刀枪不入的对方破了防,喻检察官当庭诱使被告本人承认犯罪事实,企业家辩无可辩,不然陪审团大概率不会松口。


谁能想到,这次痕检立功靠着一根头发从DNA库里把嫌疑人锁定,却是上门搜查这一步出了差错。

由于头发并不能直接联系到罪案,搜查令开得也有些勉强。靠着黄少天的三寸不烂之舌,重案组才从一个与检方相熟的年轻法官那里弄到了文件。前去搜证的张佳乐他们已经足够小心,连嫌疑人的手机都没敢碰,结果还是中了圈套。

开庭在即,被告律师提出申诉,要求检方不得在庭审中使用在别墅一楼外垃圾桶发现的蓝色华达呢大衣(其面料成分亦在枪击案现场被发现),以及保险箱中存放的柯尔特M1911A1式手枪。


“如果存放在非搜查令允许范围的私人物品能够如此被扣押、并用作有罪证据,那么第四修正案中宣称的保护公民个人权利就没有价值,宪法也就不成其为法律。检察院和警方将犯罪绳之以法的努力值得称道,但是不能以牺牲经过多年的努力和痛苦所确立的、包含在宪法中的基本原则为代价来支持他们的努力……”法院听证室里,被告律师侃侃而谈,声情并茂。

主审这起枪击案的梁法官是个满头银丝、庄严肃穆的老太太。根据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事先调查,她的风格相当古板教条,如果当初他们拿着DNA报告去找的是她,大概率连搜查令都搞不到。

当然,对唾沫横飞从宪法谈到人权的被告律师,她也还是端着那张扑克脸。黄少天看看面无表情的法官老太太,再看看低头整理着文件、平静如常的喻文州,在心里祈祷上天保佑。


“检方认为,即使警方没有搜查被告人之妻的个人居所,根据执法人员在被告本人住宅区域的发现,也能获得相关信息并提取证物。 ”熬了一晚上找到的可参考案例不多,喻文州也只能尝试用必然发现的逻辑链打动法官。

“被告书房抽屉中存有新大衣的购物小票和一联赠送的干洗券,只撕掉了其中一张。这件大衣对被告的经济水平来说也相当昂贵,但并未存放在被告的衣柜中。假如警方前往干洗店调查,会发现该大衣于九月六日晚被被告本人到店取出。而被告居所所在小区的监控录像显示,他曾身穿此大衣于九月七日上午五点半回到小区,且之后没有更多出入记录。该大衣色泽、质地与犯罪现场门后一颗铁钉上发现的毛料完全相符,如果执法人员对该小区的公共区域进行搜查,必然会在被告住宅外发现证物。”

“而被告卧室的相册中,有相关照片证明他是一个手枪爱好者。执法人员已知被告持有合法持枪许可,且未在搜查令许可的范围内找到枪支。警方询问被告时,被告称其中两支单管猎枪存放在郊区老家,而对自己名下柯尔特M1911A1式手枪的去向含糊其辞。根据痕检部的膛线分析,枪击案肇事枪支为柯尔特M1911A1式手枪无疑……”


双方发言完毕,梁法官摘下老花眼镜,先看了眼旁听席上的黄少天,再转向喻文州:“你知道,如果是我,连搜查令都不会给你们批。”

喻文州苦笑着承认了:“是的,法官大人。”

“而你的辩护人,确实没把尾巴收拾干净。”

被告律师正待继续他那痛心疾首的演说,法官用眼神让他闭了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第四修正案……非法证据排除的范围都写得清清楚楚。”

“他们因果链编得还不错,听得出来做了功课,翻出S市那个金融诈骗案的成例也算有迹可循。”

法官的话让被告律师的脸更黑了,直到梁老太太最后一锤定音——黄少天生生见证了这家伙的表情从不甘扭成了狂喜——

“大衣可以用,枪不行。”



05

“从乐观的角度来看,她没有把两项关键证据一起毙掉已经很幸运了。”喻文州实事求是地说。也不全是为了安慰垂头丧气的黄少天,毕竟这个坑对方准备周全而他们措手不及。

“我知道。”黄少天还是一脸绝望,“我还知道梁女士至今审过的没有凶器呈堂的案子定罪率不到40%,还有一次陪审团都决议了,最后被她驳了回去。”


从法院出来喻文州就觉得反胃,不知是不是这两天作息混乱导致的。先是把午餐的凯撒沙拉吐了个干净,然后就被黄少天死活劝到了对门的轮回医院做体检。托王杰希和喻文州这对虐狗情侣的福,当年G区政法和医学院的关系相当不错。轮回这里负责Omega科的方明华也是他们的老同学,毕业后找了个Beta律师妹子闪婚,现在娃都三年抱俩了。


躺在皮质床板上张开腿的时候喻文州还在一心二用,一边寻思着给微草医院竞争对手创收是不是有点不地道,一边琢磨手上的案子该怎么继续下去。

离开庭还有一段时间,在没被非法证据当头痛击之前,他和黄少天都在翻寻关于七年前那起爆炸的旧档案。然而线索纷杂零乱,光现场口供就有一百多份,突破口暂时没能找到。现在DNA和大衣只能代表嫌疑人曾到过第一现场,没有枪,他们只能往动机里挖,寻找那起爆炸案和枪击案嫌疑人的联系……

他心平气和地走着神,直到思绪被方明华打断——

“你们终于决定要孩子了?恭喜恭喜!”


方医生很快也弄明白了这次是意外怀孕。一个半月的孕期,算算时间应该是在非发/情期天降大礼。

“Omega非发/情期怀孕几率极低,我到现在也就接过三例。”方明华干脆连产检一块做了,手里拿了个奇形怪状的仪器照喻文州的肚子,“我建议等满了12周做个B超,之前三例有两例出现过先兆流产,有一个高龄产妇在床上躺满了六个月,还是挺危险的。”


做了八年的Omega产科医生家属,该知道的喻文州都知道的差不多了。那次的确是他大半夜的被叫去监狱看一个自杀未遂的被告,走得急了就没吃短效避孕药。没想到堪比开车撞树的概率还能命中,不知道是不是该给他家勇猛无双的Alpha点个赞。

方医生拐弯抹角地点明,只有为爱鼓掌时做得两厢情愿酣畅淋漓大快人心,高/潮时的假/性/发/情才有可能转化成短暂的真发/情,并使Omega的生/殖/腔在非传统发/情期内打开。饶是喻文州这样八风不动的性子都有点控制不住脸红,方明华倒是见怪不怪了。

AO办事丧心病狂,我们Beta吃瓜乘凉。


和叽叽喳喳大呼小叫的黄少天走到轮回医院大门口,喻文州还处于罕见的信息过载大脑短路状态。

点开手机的消息记录,最顶端那条还是王杰希昨晚说进口鱼罐头送到了的短信。上周末单亲猫爸给豆豆洗的澡,不知怎么搞的就燎秃了一截尾巴毛。于是豆大爷再也不肯吃杰来之食了,三天就掉了二两肉。心疼得喻文州每天踩点回家喂猫,还对王杰希摆了几天的冷漠脸。


检查报告说他这一胎怀得不稳,好在发现得及时,多吃多睡少操心,养着也能调过来。

但爆炸案的资料还没找全,枪击案还没上庭,整个团队都在加班加点高速运转,他又怎么停得下来。

跟黄少天随便找了个借口,喻文州折回去,取了一张无痛人工流产手术的申请表。


06

微草医院Omega健康中心的王主任这几天过得有点烦。

他的猫不理他,他的Omega也早出晚归——甚至六点下班看到猫粮盆是满的烤箱还留着余温,喻文州明明回家和豆豆一起吃过了才去加的班,就是不肯给他留晚餐。


当然,他的工作态度还是相当专业的。

上周那个刚成年的长发姑娘又来了,这次是一个人来的。做完产检她躺着没动,王杰希刚开口询问,她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会儿才说,想把孩子拿掉。

她说,我才十八岁,大学刚开学。在电话里告诉了和异地的男朋友,他推脱说旺季买不到机票。

她说,我查了几家航空公司,从B市飞G区都有余票。高铁票也有,他只是不想来。

她说,玖玖还整天念叨着要给宝宝买衣服玩具,我连最亲近的闺蜜都不敢告诉。

她说,医生,你救救我。


王杰希叹气。和病人交流、确认病人的需求原本不属于他的工作,但小姑娘在他面前崩溃成这样,他也没法置身事外。

花了不少时间安慰她,最后手术还是做了。虽然不是他主刀,路过挂着小姑娘名牌的病房时依然有点唏嘘。


到家的时候只有门灯亮着,显然喻文州又被案卷困住了。豆豆从卧室溜达到客厅,斜睨了王杰希一眼,抖抖尾巴转身跑了。王杰希眼皮一跳,往前几步却发现茶几上搁着一盘咖喱牛腩饭,一份体检报告和一张信笺。

喻文州的字迹还是像他学生时代那样凝练圆融。他说是小时候字写得太难看,被老师扔到书法兴趣班去练了几年,临的是正楷颜体。王杰希则是跟着爷爷学了柳公权,关于颜筋柳骨两人就有聊不完的话题。

记得有一次去吃早茶,喻文州指着墙上光耀可鉴的餐牌模板说,小时候这些店里还都是手写的菜名,卖完一道就撤一块。现在彩色打印成本低,好看又省人力。方便是方便,有的时候还是会想念店主爷爷摘了牌子,一边擦一边用方言讲,今日卖完啦,明日请早哦。

王杰希也认同。他说到自己小时候,因为医生的处方开得龙飞凤舞而认定这个行业特别厉害,结果自己入行之后什么报告都变成了电脑打印。练了这么多年字也没法洗刷一番“医体”(写出病人看不懂的文字而自成一体)的污名,也很可惜。

然后喻文州就笑,说他们口口声声要走手写至上复古路线,结果家里还摆了两台打印机。不过以后偶尔写个便条什么的也很不错,见字如见人,柳体就很适合你。


颜体也很适合他。

隐藏在温润中的骨力遒劲,柔和端正而又气概凛然。

王杰希看完那几行字的时候,甚至还有心情想到这个。


“我知道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喻文州在信笺上写道,“这是我的失误——或者说意外的惊喜?”

“我很开心,想必你也是一样。”

“但我没有准备好,我还不能把最好的都给它。”

“我很想亲自对你说清楚,可一见到你,就会自动做出选择了。”

“你让我想一想,只要一点时间就好,我会回来的。”

“在那之前记得喂豆豆,渣爹。”

“永远爱你。”


体检报告的下面,压着一张空白的表格。


————————————————

关于老王的职业设定,其实是受胖酱 月半圆《常规操作》 的启发(顺手卖安利!这篇甜到爆!不好看你打我~)。大纲本来设定的是FBI王x检察官喻,但感觉让老中医王手起刀落就很爽,以及不能剧透的结尾这么安排更具狗血风情……

文中庭审流程、法律法规等均参考美剧《法律与秩序》,但具体的案子没原型,就是自己xjb编的……(有原型的是那个一笔带过的家暴案,借鉴了Law&Order主剧S1E09,我觉得最精彩的一次庭审~表白无可替代的初代EADA,Ben Stone)

关于证据的采纳问题,参考资料是 《美国非法证据排除规则》



评论(5)
热度(64)